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那些屬於妳我的成長之路#4 ​為什麼養你這麼大,還這麼愛計較—「孝順」為子女帶來的道德綑綁與受傷

那些屬於妳我的成長之路#4
為什麼養你這麼大,還這麼愛計較—「孝順」為子女帶來的道德綑綁與受傷

陳彥琪 諮商心理師

       我長期擔任臺北市親子館的副館長,同時為看見心理諮商所治療師,並在成為二寶媽的路上奮鬥掙扎,定期分享伴侶、家人、親子之間的各種相處之道與磨合,以及個人的探索與成長。相信失敗、困難與挫折,都是促使個體重新成長的養份,而若有人能在這樣生命的缺口中灌注肯定與同理支持的穩定力量,便能協助我們走過逆境並迎向陽光。
 

「從我開始離家讀書的時候,我就為自己做了一個決定。」
「我要計算她從小養我花了多少錢,總有一天我會全部還給她。」
「我要一口氣把錢放在她面前,然後我們之間就此一筆勾消!」
 
       外表有著小女人氣質的婉柔,此時說著帶點賭氣卻又堅定認真的話語,眼眶濕濕的,但緊握著的雙拳,卻讓人感到不知該不該幫她擦去淚痕。
 
       作為長女,婉柔一直以來總是背負著父母的期待,是個學業不用擔心,還會幫忙照顧弟妹的好姊姊,然而這樣的犧牲奉獻,久而久之卻被視為理所當然,甚至當婉柔開始感到疲憊,想要拒絕的時候,就會被父母指責「怎麼這麼愛計較」。
       婉柔想起前幾年,某個連續假期被叫回中部老家,卻發現自己房間的東西全都被移到走廊上,只因為弟弟準備結婚了,父母竟在沒有告知婉柔的情形下,決定將她的房間改裝成新人房,婉柔不滿的抱怨:「所以叫我回來就為了要我打包搬出去嗎?」,卻引發母親的一哭二鬧三上吊,哭訴著孩子養這麼大,弟弟結婚也不肯幫忙,現在還計較著這間放著快10年沒回來睡幾次的老房間;被母親視為「愛計較」的風暴,一直延續到迎娶當天,當長輩們叫喊著「女生都過來幫忙倒茶上菜」時,婉柔一口氣壓不下去,回了一句:「所以男孩子都不用過來,在那邊滑手機翹二郎腿?」,媽媽立刻變得尖銳與抓狂的低吼到:「你現在是怎樣?養你這麼大現在反過來要咬我們了?養出這麼不孝的孩子真是丟盡我們家的臉!」
 
「孝順」本來就是是應該的?
 
       真正壓垮婉柔的最後一根稻草,其實是自己結婚的時候,本來想跟男友兩個人迅速做決定,簡單儀式就解決的,未料母親竟在婚禮前一個月,才發現沒有十二禮跟聘金一事,抓狂的打電話來跟自己大吵一架,婉柔還記得母親憤怒地在電話另一頭發飆:「養你這沒大,難道我不能要嗎?你知不知道『孝順』這兩個字怎麼寫呀!」
       氣到掛上電話的婉柔,其實內在很受傷,男友並非無法負擔聘金,然而母親的索討,卻讓婉柔感覺自己只是養大後拿出去交換的家禽牛羊,加上「不孝」的罪名一扣,又讓自己變得惡劣、不知感恩,婉柔甚至開始懷疑自己:「我是不是真的很壞?」。
 
當被要求「孝順是應該」的時候,其實子女的付出也同時被父母放在秤子裡衡量
 
      「孝順」不應該被視為一種等價的交換,一來愛是無法秤重計價的,二來愛的交流也應是發自內心,願意付出與給予的;一旦成為被索討的要求,就讓人感到壓力與抗拒,這樣的親子關係常令孩子感到不安,害怕自己只要做得不夠多,不符合父母的期待,就不值得被愛,而這一切都源自於父母讓孩子覺得「愛」其實都是有條件的。
 
我沒有不孝順,但我也想好好的被尊重與對待
 
    「我只是想要公平,我也想要自己被重視地對待而已呀!」,婉柔挫敗的說;一想到總被說自己太過計較,就覺得心灰意冷,那是因為我從小就覺得不公平呀!為什麼對我的一切要求,我努力做到就是理所當然,當我不願意再順你意的時候,就變成我的愛計較與不孝呢?
       婉柔的自責與自我質疑令人心疼,面對父母說著自己「不孝」的無助與乏力也讓人感到既熟悉又沮喪;回歸到我們內在最深處的脆弱,那個對於「無條件的愛」所衍生出匱乏的需求,其實是再多的「索討賠償」也無法彌補的,有的人想向父母追討卻已來不及,有的人會不自覺得在伴侶身上重演,甚至在有了孩子後,複製到自己與下一代的關係中,這些阻礙皆無法讓衝突中的雙方有所改變,唯有看見影響自己的家庭系統中,來自上一個世代父母的限制,並替親子間的糾結關係劃下界線,期許自己不要刻畫同樣的模式到未來的親密關係當中,我們才有機會,好好地找回那個值得被善待的自己。
 
最後,請記得:
 
一、照顧憤怒情緒背後,脆弱的自己適時遠離暴風圈,安頓內在脆弱動盪的情緒,告訴自己:「我沒有做的不好,只是可能不是父母想要的而已」。
 
二、不為誰「犧牲」,而為自己的真心付出先做自己甘願的事,不為被誰肯定或要求,並且喜歡這樣的自己。
 
三、現在開始,我可以選擇重新做自己我的價值不一定要被原生家庭所定義,重要的是我能否看見自己真正想要成為的模樣——請好好擁抱自己,站穩腳步再出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