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那些屬於妳我的成長之路#8 越想擺脫,卻感覺自己變得跟媽媽越來越像

那些屬於妳我的成長之路#8 越想擺脫,卻感覺自己變得跟媽媽越來越像

 
陳彥琪 諮商心理師

       我長期擔任臺北市親子館的副館長,同時為看見心理諮商所治療師,並在成為二寶媽的路上奮鬥掙扎,定期分享伴侶、家人、親子之間的各種相處之道與磨合,以及個人的探索與成長。相信失敗、困難與挫折,都是促使個體重新成長的養份,而若有人能在這樣生命的缺口中灌注肯定與同理支持的穩定力量,便能協助我們走過逆境並迎向陽光。
 


       最近家慧與母親的衝突越來越多,起因是外婆身體開始變差,隨著母親回娘家的次數變多、打電話向家慧抱怨的次數也跟著增加,像是碎念「外婆早年拼命存錢卻根本捨不得花,連廁所都還是傳統兩塊踏板、要自己倒水肥!」,或者埋怨「外婆現在一生病,就一直跟嫁出去的女兒討錢!」,電話最後母親往往還會向家慧落下一句「我最大的心願就是老娘以後錢都要自己花,自己爽!你最好是趕快自己存錢、買房子,不要奢求你媽會給你什麼!」
 
       這話聽在家慧耳朵裡很不舒服,一來母親的抱怨好似自己有多麼拖累她,二來母親自己明明也又省又愛嫌。母親平常喜歡買路邊攤、又會嫌東西差得自己縫補,好幾次她都忍不住回說:「路邊攤還要賣690,你不如去uniqlo買,有問題還可以退貨,東西也看起來乾淨很多。」,豈料母親竟不耐煩的回:「我那個都是名牌出清,原價要兩三千的耶!」,最後甚至放大絕:「我花我自己爽就好,難道你們有買東西孝敬我嗎?」、「養你這麼大,我還不是得靠自己!」,堵的家慧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可以回什麼,結局總是兩人悻悻然地掛掉電話收場。
 
       通話完家慧總習慣轉身向先生抱怨,想不到這次先生聽完後竟說:「你在抱怨你媽的時候,跟你媽抱怨外婆的時候一模一樣。」、「搞不好以後女兒長大也會像你這樣。」
       家慧聽了又氣又沮喪,其實先生也說中了自己最不堪的部分,「錢」一直以來真的是自己最介懷、最不安的課題之ㄧ;從自己在外念書開始,家慧就打定主意「我絕對不要像媽媽一樣」,所以努力將自己打扮得光鮮亮麗,跟朋友吃飯也都毫不猶豫選擇品質好、價格相對較高的餐廳,就是不要母親愛計較的窮酸模樣也出現在自己身上。現在結了婚,跟先生成了一家三口的雙薪家庭,照理說自己對「錢」應該要更有安全感,但是面對家庭的經濟,家慧腦袋裡卻一直不斷的盤繞「網路上都說夫妻收入不等,分開報稅比較划算」、「我跟先生薪資不一樣,是不是要跟他說孩子的保險費也該照比例分攤?」等思緒,而那種感覺,就跟她大學住宿時同樣介意室友是否平分吹冷氣的費用一樣不舒服,明明不是數目很大的金額,但家慧很清楚知道自己其實很介意,想要公平、不想吃虧,卻又總想起媽媽老愛計較的嘴臉,所以常常想跟先生開口提卻又壓抑不說,讓家慧痛苦不已。現在被先生看破,更是讓家慧覺得自己狼狽地現出原形——我骨子裡,果然還是個窮酸愛計較的人呀!
 
想擺脫父母令人討厭的樣貌,卻發現自己正一步一步的複製他們的模樣
 
       家慧驚覺自己明明很不喜歡母親時時刻刻都在計較的樣子,卻不能自控的重現了母親苛刻與算計的樣貌,甚至用過去父母相待的方式,和自己的先生、孩子相處,家慧沮喪的問自己:「我是不是沒有機會重新再來過一次了?」
 
   不會的,當我們開始有所覺察的時候,就是改變的開始,請給自己溫柔的鼓勵:
 
一、我能有意識的選擇不一樣的關係與模式:
       
當開始看到似曾相識的模式時,我就已經和我的父母有所不同,有意識的覺察幫助我們思考,並作出不同的選擇。
 
二、問題的解決不見得只有一種:
       
越將焦點擺在「絕對不要和爸媽一樣」的時候,我的目光也將一直放在我所厭惡的樣貌上,多問問自己「如果可以,我想要…」的是什麼,而用自己的力量讓一切開始有所不同。
 
三、自己從宿命走出來,我選擇不再被動的當受害者:
       
抓著原因不放跟咎責,是因為我也還沒有準備好向前走;我不見得要全然的釋懷與原諒,但也不要因此連自己的下輩子都一起委屈掉了。
 
       家慧開始試著將自己的沮喪與不安告訴先生,才驚訝的發現先生其實一點都不在意夫妻的財富分開計算:「分開報稅很好呀,妳省錢,我應該也會省吧?」、「如果小錢你不喜歡每筆都要跟我算,顯得你很愛計較,那我們就用一筆公基金,由你來列明細我也很放心呀!」,先生的回應讓家慧感受到被接納的安心;原來,我也能長出和母親不一樣的面貌.
 
      我們不可避免的承襲了某些父母過去的樣子,可是我終究不會是我的母親,我的伴侶也不會跟我父親一模一樣,多給自己一些肯定,我們會看到「走出不一樣的路」的可能,有自信地與另一半創造屬於自己的後半人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