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親愛的家人,親愛的我們#2 誰該為她的幸福負責

誰該為她的幸福負責

王思涵 臨床心理師

       以下只是一段短短的畫面,但卻也經常發生在你我身邊,關於女人為難女人的故事,從某個場景拉開帷幕…。
       電梯門開啟,一道身影走了出來,女孩紮著馬尾,耳邊略顯凌亂的髮絲洩漏了工作一天積累的疲倦,她推開厚重的大門,白髮蒼蒼的婦人在破舊的沙發上睡著了,電視依舊賣力的放映當下最流行的鄉土劇,主角與反派後母爭奪財產的戲碼、誰和誰又外遇、第幾次荒謬的搶婚情節。
       天花板的那盞燈好像變暗淡些,女孩低頭,看著雜訊越來越嚴重的電視畫面,深吸一口氣,謹慎緩慢的脫下跟鞋,剛想放進鞋櫃裡,老婦人略帶沙啞的聲音就銳利地刺進耳膜。
「又加班,這種工作賺來賺去能賺多少?」
「每個月拿這麼一點回來,是花到哪裏去?」
「讓你趕緊找個男人嫁了,我才能安心,不然我怎麼跟你死去爸爸交代」
「你都35歲了,再不結婚生不出來,誰還要你」
「一輩子不結婚,我進棺材也不瞑目」

       一口氣說完整串話,又是熟悉的咳嗽聲,彷彿能把肺葉都咳出來似的動魄驚心,女孩沒說話,沉著臉走進廚房倒水給老婦人。這些話,三天兩頭就能聽見,祖母今天大概心情好,已經罵得算客氣,而她的感情狀態她自己也說不明白,更不想交代什麼。趁著廣告結束,節目開播,祖母的目光才終於離開她。
       女孩回到房間關上門,一股窒息的感覺、排山倒海的壓力瞬間充滿了她的世界,無力、無助讓她回想起小時候,祖母總是比較疼叔叔伯伯的孩子,大概是因為他們成績好一點,又或許是其他說不出的原因,印象中好事永遠都輪不到她,祖母對別人的笑臉,半分鐘都不肯給她。
       那些哥哥姊姊們聽說進了大公司,祖母好像能對外人說嘴,卻又總是抱怨大家都不回來看她,說老了沒用,每天開口都是誰對不起她、誰虧欠她,半句好話都沒有。女孩盯著牆上斑駁的油漆,外頭又響起祖母的謾罵,只是這次對象不是房裡的她,而是喝得醉醺醺回來的祖父,她無聲地嘆氣,將頭埋進枕頭山裡想假裝這個世界沒有其他聲音。
       對了,祖母最常抱怨的人,就是祖父…她怨天怨地、怨戰爭、怨時代,最後怨自己為什麼嫁了一個沒有用的男人,她覺得受騙上當,賠了一生。
 
【沒有誰該揹起另一個人的幸福】
       女孩其實也好想當個聽話的孩子,剛工作拿到業績獎金的時候,猶豫沒多久,就把手中那包不算厚的信封袋交到祖母手裡,大概有一秒鐘,她似乎看見祖母眼底亮了一下。如果這樣算是讓祖母快樂的話,那她也願意去試試,努力工作多年終於當上小組長,可祖母又換個方向來罵她,彷彿那滿臉皺紋的老婦人心中,有個填不滿的黑洞,即便她將自己整個投入,也只是徒勞無功。
       傾訴無盡的淚水,掏洗心中那些不願面對的怨恨、悲苦與孤單後,她才明白,從小種下的心結原來影響自己那麼深。掛著空洞笑臉的她,似乎也像祖母一樣,覺得這個世界很糟,拼了命對別人好的同時,更深的孤單感總是如影隨行,痛恨討好別人的自己,也痛恨那個在祖母眼中不夠好的自己。一層一層的防備底下,住著一個孤苦無依、渴望被珍惜的小女孩,也因為渴求被愛,即便隱隱知道祖母的悲傷不是來自於她,卻還是一個人默默承受那麼多。

「祖母怪她,說她不結婚害她一輩子都不快樂。」
「她也在心底怪祖母,害她不快樂。」

       這句話說出口,終於意識到,原來為了得到愛、為了找到能滿足祖母的方法,她不自覺的在複製這種痛苦,她苦笑。其實她好愛祖母,小時候怕黑,祖母一邊抱怨可還是挪出半邊的床讓她睡,但祖母一輩子婚姻不幸福,也沒能找到讓她快樂的事情,卻將幸福的幻象與責任寄託在別人身上,誰又能為別人的笑容和幸福負責呢?
       其實,她在追求的始終不是自己的幸福,而是祖母眼裡、口中那個根本沒人能彌補的遺憾、沒人能給她的圓滿。她再聽話、賺再多錢、過的多幸福,也不會讓祖母從此快樂起來。
       讓祖母快樂,原來不是她的責任,真的不是。她還是會繼續敬愛祖母,可是會好好以孫女的身分,而不是替代爸爸或祖父,甚至是替代任何祖母口中說虧欠她的人。含著淚說完,她鬆了一口氣,一直壓在心口的那股低氣壓,也彷彿隨著這陣夜風被吹散了。
       你身邊有這樣的朋友嗎?還是,你的身上,也揹著讓誰幸福起來的責任呢?「或許,我們都只能努力為自己的幸福負責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