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孩子請讓我進入你的世界#5 我生氣地說沒事,你怎麼就相信了

我生氣地說沒事,你怎麼就相信了

余佳容 諮商心理師
 
       強尼被爸爸連拖帶拉的拽進來,儘管姿態略顯狼狽,他仍維持著一臉淡漠,表現出對世間萬物毫不在乎的樣子,然後強尼開始抱怨,把學校、同學、爸爸與生活上的各種瑣事都輪番念了一遍,最後自己下了結論「反正就是這樣各種不順,就覺得很煩,跟你說了也沒用。」
 
我回應「聽起來很辛苦。」強尼又一臉灑脫的說「人生本來就苦,誰不是這樣呢?」
我接著回應「除了日常的煩心事之外,你的心裡每天都累積了好多負面感受,是不是很累啊?」
這次強尼沒有說話,只是低下頭沉默。
 
       我請強尼寫下最近的感受與擔心,剛開始他不知道要寫什麼,漸漸變得煩躁不安,後面開始抱怨,甚至發脾氣,抱怨寫下這些東西很無聊、根本沒有幫助,今天來諮商也害他不能準備明天的小考,想要趕快結束離開。
       我表示尊重他的想法,如果他想結束治療也可以,但我很希望他能跟我分享目前的心情,或現在當下的任何想法也可以,他又沉默了一陣才開口「其實我很難過,自從媽媽過世後,我知道我和我爸都很難過,而且難以接受。」
 
       終於,他不再渾身帶刺,當情緒有個出口,就開始了自我療癒的過程。
 
       青少年時常用生氣或蠻不在乎的姿態來包裝哀傷,因為他們不知道將負面情緒丟出來是否會被接住、或是被怎麼接住,這些不確定性對他們來說風險太高了。
 
       青少年是個敏感而脆弱的階段,如何協助他們正視自己的哀傷,可以把握以下原則:

1.憤怒背後的祕密
       青少年時常使用憤怒來表達所有負面情緒,因此,父母與師長需看見憤怒的青少年背後真正的情緒狀態,他們可能是受傷的、無助的或是壓抑的,所以更需要耐心的接納與傾聽。

2.真實碰觸哀傷太需要勇氣
       青少年哀傷時可能會選擇跟朋友出去玩,或是用打電動等方式來抒發,這時候請不要指責他們「都這種時候了還滿腦子想著玩」、「我看你一點都不難過啊,還可以嘻嘻哈哈」,因為每個人面對哀傷的方式都不一樣,或許他還沒有足夠的勇氣面對,請再給他一點時間和空間。

3.一起找到適切的抒發管道
       當情緒來勢洶洶,連大人們都容易措手不及,更何況是青少年,因此當他們面對人生的第一個重大挫折時,很容易轉往錯誤的方面抒發情緒,比如說:過度沉迷遊戲或是上網、接觸菸酒藥物、在外逗留不回家、誤交損友等。請適當觀察他們的行為舉止,陪著他們找到一個良好的抒發管道,例如:在心情不好的時候找個信任的人聊一聊,或是建立興趣來轉移對於悲傷的注意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