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學生必修的學分-校園生活調適#2_Session 2.「原來我們都一樣:肯定你的價值」

Session 2.「原來我們都一樣:肯定你的價值」

李炯德 臨床心理師
 
  「我是佳豪,電機三。老師上週講到我們每個人都覺得別人一帆風順,只有自己超有問題,我其實挺有感的。我們系上神人超多,一堆不用唸書、考前狂打電動,然後考試時還可以提早交卷拿滿分,所以一直以來我在電機系常覺得蠻自卑的;雖然一堆人跟我說不要跟別人比較、只要比自己好就好,但在這種環境哪可能不比較!」這時小青發現大家似乎開始習慣團體的進行方式,所以第二次團體剛開始進行很快就有人跳出來主動發言。
  「可是就在上週末,我有個神人同學突然在大半夜找我去宿舍交誼廳喝酒,他跟我說一直以來都覺得自己很沒用,常常會批評自己這個做不好、那個沒達標。因為他的醫生老爸從小就對他有很嚴格的要求,也從來不會肯定他,無論怎樣總是能找到可以批評他的地方,所以總是覺得自己不夠好。讓我驚訝的是,他竟然說很羨慕我,覺得我過得很快樂,也有自己的興趣跟目標。」
  「但事實上,我跟他一樣常常覺得自己很爛、很不好,我也曾跟我的高中同學訴苦過,結果他們常常回嘴酸我,還覺得我在嘲諷他們,在說屁話。這是第一次把覺得自己很糟糕的話這麼完整的說出來。」佳豪一邊講著,眼眶有些泛淚,身旁的樂樂則已經開始抽起衛生紙。
 
  擤完鼻涕的樂樂,接著繼續說道:「我也是,我覺得自己內心根本住了一隻噴火怪獸,不論我做任何事,我都會擔心別人怎麼評價我,也很常覺得都是自己的錯,好像我是這個世間最糟糕的存在,根本沒有存在的價值與必要,乾脆消失算了。」樂樂講完又繼續拿衛生紙擦眼淚。
 
  『還有其他人也有類似的感受嗎?』帶領團體的心理師才剛問,小青立刻舉起手,同時也發現在場的大家都把手舉了起來。
 
  「我不知道這樣說好不好,但原來我們都一樣啊!看到不是只有我對自己有這樣的感覺時,我反而鬆了一口氣,有種有同溫層真好的fu。」佳豪說完自己笑了出來,大家也跟著笑起來,緩和本來有些沈重的氣氛。
 
  「老師,為什麼我們心中會有這樣的一隻怪獸,然後又該拿這隻怪獸該怎麼辦呢?」小青一直拿她心中這隻無時無刻對她噴雷射光的哥吉拉很沒轍。
 
  『嗯嗯,這隻怪獸的學術名稱叫做自卑低自我價值感,它源於自我的負面形象,就是用非常負向的方式在看待自己。這通常肇因於過往被批評、不被認可的經驗,且讓自我形成「我不好」的內在信念以及所謂完美才是好的價值標準,但實際上沒有人是完美的,所以就會永遠覺得自己不好。』
 
  「對,我就是這樣。我一直會有如果沒有考一百分、得第一名,我就是沒用的廢物的想法,所以我一開始進電機系真的覺得超痛苦,常常認為自己有夠爛,會有人生是不是沒救了的想法。」佳豪點頭如搗蒜的回應。
 
  『所以要改善低自我價值的狀況,我們需要練習破除三件事:錯誤的自我價值體系過高且嚴格的標準對自身能力的嚴重不信任。』
 
  「那我們分別應該要怎麼做呢?」樂樂問。
 
  『首先我們要學習「自我接納」,找到與自己的新關係及互動之道,就像是我們在對待自己的好朋友時,總是能更為公平、客觀及樂於肯定,對待自己也要用同樣的方式。再來,需要重新建構新的「自我評價」準則,也就是找到自己真正重視的價值觀與想成為的樣子,然後以此為看待自己的新基準。最後,我們要再次看見自己所擁有的「自我能力」,讓自己透過刻意練習來形成行動,再藉由每次的小行動來看到自己的不同、成功與改變,這樣自信與效能感就會一點一滴的建立起來。』
 
  『這裡也跟大家分享日本的傳奇夜王,羅蘭(Roland),在一次的訪問影片中提到了該怎麼讓自己有自信,他提到:「自信就像是滾雪球一樣,從一開始小小一顆的雪球,在地上會越滾越大、越滾越大,所以如同健身一般,當能舉起40公斤的啞鈴,就會繼續舉50公斤的啞鈴,同時身材也變好,也可能被人稱讚,自信就是在這過程中建立的。』
 
  「我知道他,他有次被問體重幾公斤,他先是回答60公斤,結果實際站上體重計顯示的結果是75公斤,然後他立刻秒回體重有60公斤,剩下的15公斤是自信。」大家聽佳豪說完全部哄堂大笑。
 
  『沒錯,我們內心價值感有時就像小朋友跟大相撲在比賽拔河,我們只記得去餵食相撲,卻讓小朋友餓肚子,那小朋友自然不可能會贏,雖然可能還無法像羅蘭這樣,但至少可以先開始不再餵食這些會傷害自己的相撲。』
 
  佳豪在走回宿舍的路上,剛好遇到他的神人同學,他與對方分享了在今天團體裡學到的一些新概念與方式,並約定好要成為彼此的啦啦隊,不吝嗇的讚美與肯定對方,累積彼此的正向價值感。